健康之友杂志社官方网站
健康之友
当前位置:主页 > 大视野 >
开展全民健身活动 加快健康中国建设
2019-08-06 | 作者:健康之友
       2008年于中国竞技体育是极度辉煌的一年。当烟花散尽,繁华消退,全民奥运热潮渐渐褪去时,中国体育也悄然回归本位。在“后奥运时代”,群众体育必将得到越来越高的重视。为了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强身健体需求,国务院批准8月8日为“全民健身日”,将健康向上的大众体育精神传达给公众,推广健康生活的理念。
       设立全民健身日,是适应人民群众体育的需求,促进全民健身运动开展的需要,是进一步发挥体育的综合功能和社会效应,丰富社会体育文化生活,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需要,是促进中国从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目标迈进的需要,也是对北京奥运会的最好纪念。
       身体健康是促进人全面发展的前提条件,而体育对于增强人民体质,促进身体健康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1956年毛泽东提出的“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口号,就已将体育与人民体质的内在关系联系在一起,在2013年习近平强调,全民健身是全体人民增强体魄、健康生活的基础和保障。随后国务院印发46号文件,将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2015年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再次提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在2016年国务院印发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全民健身是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实现全民健康,最终实现全面小康的社会基础。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再次提出,广泛开展全民健身活动,加快体育强国建设,将健康中国建设放在优先发展地位,这为全民健身提供了明确的发展方向。而在新时代提升人民健康需要体育和医疗等系统的多方融合,但在融合过程中出现多种藩篱,因此就如何推进全民健身与全民健康深度融合进而实现全面健康小康社会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顺应时代潮流
 
       全民健身活动与全民健康的融合是党中央提出的新任务、新目标。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根本力量,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而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内涵。全民健康是实现全面小康的重要前提,实现全面小康社会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指标之一,是全体国民的身体素质和健康水平要达到一流国家的水平。全面小康为全民健身提出了重要要求,积极推动全民健身与全民健康的深度融合可有效增强人民体质,满足人民群众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景,最终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十九大报告中明确以人为本的理念,人是社会发展的核心资源(健康是人最大的生产力),是推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动力,而其健康则是实现人全面发展的前提,而全民健身可以将人民健康落到实处,只有基于全民健康的基本实现才能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的最高顶层目标,这是一脉相承的逻辑关系。
       全民健身与全民健康融合的本质是由多个部门之间进行相互协同促进、多元治理和解决人民健康问题,通过全民健身来干预人们形成科学的健身行为,达到疾病预防、治疗和康复的最终目的。在融合过程中体育部门、卫生部门是推进全民健身与全民健康深度融合的主体。受体制的影响,我国体育部门和医疗卫生部门是并行关系,我国的健康工作主要由卫生部门负责,而体育则是由政府体育部门掌管一切资源,特定时期大部分的体育资源偏向了竞技体育,导致群众体育、学校体育等发展相对落后,由此导致两者的权责互不交叉、契合度不高。近年来,“体医融合”“全面健身与全面健康的融合”的提出使两者之间存在一定的联系,但由于两个系统长时间互设壁垒、扯皮推诿,使得两者很难走向真正意义上的融合。目前的融合是将医药和卫生保健作为主要内容,而体育在其中的定位相对模糊,在政策的制定上缺少对体育促健康的涉及,因此在治理的过程中,体育、医疗卫生以及其他部门就会出现“相互推诿、互相阻碍”,最终导致两部门合作意识缺乏、政策支持不到位、职权划分不明确,各部门之间自成体系、各自为政,出现“条块管理”“碎片化”的现象。
       全民健身战略的背景下,建构和完善融合机制,需要具有完善的法律法规保障,但目前我国全民健身与全民健康的融合还处于初级阶段,在政策法规方面还存在很多的空白。融合过程中各部门之间相关的法律、法规体系建设在某些方面仅仅局限于单一的政府体育部门或卫生领域,缺乏多领域协同立法、全方位共同治理的长效机制。关于健身及健康相关的政策、文件并不十分完整,如《“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了形成体医结合的疾病管理与健康服务模式”,但并没有明确的路径和具体办法。还有部分政策虽涉及与全民健身和全民健康等方面相关的旅游、教育、医疗卫生等,但这些并没有将其进行有效和系统化的整理,缺乏一定的科学性和与完整性,执法权力不清晰,执法力度不强硬,尚未形成合理的监控系统和有效的反馈机制。同时,虽然有一些政策强调要借助各部门的力量推动融合发展,加强各组织之间的合作,但缺乏专门的实施计划和协调机构。此外,由于我国地域辽阔,且各省市地区的经济、文化等方面发展存在不均衡在短时间内依然存在,由于国家政策的“标准性”,缺少了地方的“差异性”,从而也就影响当地发展“全民健康”的积极性,这也就需要一些地方法规来完善和补充国家政策的等方面的缺失。因此,要制定适合当地具体情况的地方性政策法规,保障全民健身与全民健康融合在地方的发展。


 
资源及服务分配不合理
 
       在我国,无论是健身的器材、场所及人员的配置,还是用于健康所用的医疗、养老等资源大部分都集中在了我国中东部的一些发达城市,在一些西部城市公共服务资源相对较为匮乏,同时城乡之间的差距也相差较大,在贫困地区健身健康问题得不到有效保障。随着全民健身的迅速发展,广大人民日益增长的健身需求与场馆之间的矛盾也就出现了不均衡、不协调现象,矛盾也日渐突出,据全国第6次体育场馆普查数据显示,室内场地仅占全国体育总数的9.4%,基本是为了举办竞技体育比赛而建设的,而适合居民健身的更是较为匮乏,再加上公共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的困难重重,也就出现了“洛阳王城公园的广场区与篮球运动的场地之争”“ 放藏獒”等事件频繁发生,说明我国的健身场地稀缺,同时也反应了场馆资源配置不均衡。由此可以看出,全民健身并没有真正的覆盖到全民,并没有真正地嵌入到百姓的健康生活中去。
 
专业人才建设滞后
 
        科学健身的理念和健康知识的传播主要由专业人员进行讲解、示范。从2001年到2020年,老龄化人口将达2.48亿,慢性病已变为影响健康最主要的方式。据相关研究,选用相应的运动疗法可以有效地缓解慢性病的发生。在2004年开始在北京体育大学、武汉体育学院、天津医科大学率先招收运动康复专业的本科生,弥补了健身康复人才的短缺现象,但是在2011年卫生部却将从事运动康复的人员列为紧缺人才,截止到2014年全国共有42所院校(含15所体育院校、14所医学院)招聘运动康复与健康专业的学生,共计1421人。
       医学院和体育院校的毕业生并没有从事运动康复的工作,医学院学生进入到医院从事临床医学,体育院校学生则在体科所、专业队进行工作或者是出国进修等,进入社会从事运动康复的同学几乎没有,这几乎不能满足现代众多大众对运动康复的需求。在全民健身过程中科学训练方法的准确性也可以依靠社会体育指导员进行相关指导,虽然在2015年社会体育指导员仅200万,但每千人中仅拥有1.5名,并且这些社会体育指导员对运动处方和运动康复健康方面的专业知识和专业素养并不过硬,有时不能采取正确的方法,针对人民群众的要求实施“对症下药”,使部分群众得不到有效的指导方式,导致群众科学健身理念、意识的缺失。
 
从全民健身到全民健康
 
       转变思想、更新观念是构建任何新体制的基本前提。全面健身到全面小康过程中有些人对于身体健康的理念还停留在“没有病”的观念上,因此首先应该从理念上解决人们对于“健康观”或者是“大健康观”的新认识、新见解等,逐渐破除制约深度融合的认识障碍,使人们意识到医疗卫生保健仅仅是改善健康生活的谨小慎微的一部分,不能仅仅局限于医疗卫生部门。转变人民群众的由治疗为中心的“健康管理模式”向预防为主的模式进行转变,将主动健康的理念植根于人们的潜意识中,逐步实现积极健康管理。通过树立健康的生活方式,推进健康关口前移,促进全民身心健康。首先政府部门可以在本县市开展认知度高、参与性强“一县一品”“一市一品”的品牌赛事,如“北马”“厦马”以及少数民族自身的体育节赛事等来拉动体育消费;其次是通过多渠道、多途径等方式提高人们对于体育健身增强体质的报道,如聘请医科大学、医院医生与专业的运动康复专家学者做客当地知名电视台、FM等进行以“科学运动是良医”“预防为主”等主题的宣讲活动以及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全国运动健身科学指导系列行活动”。对于经常参加健身活动的人群来说,使人们逐渐认识到健身活动方式实现从“有”到“优”的转变;最后鼓励人们日常健身活动、每天锻炼一小时,引导群众养成良好的健身习惯,引导其形成健康文明生活方式,让运动健身成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最终实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把治病为中心转变为人们健康为中心”的战略目标。
       全民健身与全民健康深度融合是两大民生系统在范围广、层次高、深程度上相互渗透、互为一体的过程,将体育部门和医疗部门等不同主体之间联系起来,使其协调运作而发挥作用,最终实现融合目标和效应。首先建立多部门融合的联动管理机制(如联席会议制度),通过政府简政放权、改革政府职能的形式来打破体育、医疗行业间原有的工作体系,体育和卫生部门共同参与、协商治理,形成具有导向性的指导意见和政策,从而彻底消除条块分割,各自为政的局面,实现多部门多元治理,形成合纵连横、跨界融合的健康促进模式,最终破除各部门之间的体制机制障碍;其次要细化各个协同部门之间的工作细则和职责,建立各部门相互协同机制,完善多部门协同治理,将融合后的“部门”的职责转变,注重产业、养老、教育、文化、医学等部门资源整合;最后优化多元治理手段,全民健身与全民健康的融合不是指两大系统的简单融合,更不是指体育与医疗的简单结合,在两者结合的基础上将多部门协同的治理手段进行优化,如制定监督评估体系,最终实现两者的精准融合。


 
构建“互联网+ 全民健身”理论
 
       伴随着“互联网+”与“+互联网”的出现使健身APP逐渐出现在人们视野中,2014年我国APP下载量仅次于美国,位居世界第二。在2016年我国的手机网民达6.56亿人,网络体育组织达80万个,已远超正式体育组织的数量。在开放的互联网时代背景下,互联网结合全民健身APP也就应运而生,如keep、悦动圈、FitTime等这些软件集运动、健身、减肥、朋友圈PK、事物热量等于一身 。因此,在全民健身到全面小康的构建过程中要加入大数据技术,以互联网健身数据库为基础构建健身大数据APP。首先国家卫生部门和体育部门合作建立一个大数据库服务中心,数据库的建设需要医学、运动康复、社会体育指导员等共同建设,主要包含国民体质测试、运动处方、各地区的场馆及空闲信息等。其次是将数据服务中心分为运动处方模块、场地服务模块、专家服务模块,再次是各地区省市县政府部门购买大数据服务中心平台,再将其免费下发到各个社区、乡镇村的居民,最后居民健身信息自动上传到国家建设的运动数据库中构建运动健身处方的大数据,来弥补在建设中的不足之处。各模块内容如下:运动处方模块:需求者的机能、训练计划、配餐、作息时间等;场地服务模块针对运动需求者进行实名验证,绑定支付方式等,根据自身的需求进行运动场馆在线查询和实施预订服务,还可以根据自身的健身情况可以在平台聘请健身指导教练和课程教授(健康猫),还可以根据附近人进行竞赛活动等(微信小程序的开发);专家服务模块是针对需求者的需求对其进行机能、处方进行评估。
       新时代全民健身与全民健康的深度融合可有效促进健康中国目标的实现,是我国各系统需要共同面对的新课题,在融合过程中还存在较多的问题,如管理部门的管理制度出现条块分割、各自为政的现象,政策法规建设不完善,资源与服务分配不均衡以及缺乏专业性的复合型人才。因此要通过相应的有效途径破除其藩篱,在解决过程中理念先行是其重要的途径,要树立“大健康”的理念,其次是要完善融合的政策体系,建立融合机制,各部门实行多元治理和社会参与的新局面来保障和促进全民身体健康。
关于健康之友杂志 | 联系我们

健康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健康之友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Power by DedeCms
联系电话:010-8315 1181 电子邮件:JKZY20170719@163.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体育馆路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