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之友杂志社官方网站
健康之友
当前位置:主页 > 大医生 >
仁心仁术 白衣丹心——访辽宁中医药大学国医堂特需门诊专家 王波 博士后
2019-06-19 | 作者:程石江
        晋代的杨泉在《物理论》中这样定义医者,“夫医者,非仁爱不可托也;非聪明理达不可任也;非廉洁淳良不可信也”。王波就是这样一位医者,在辽宁中医药大学国医堂特需门诊默默无闻地工作,治病救人无数。
      《健康之友》杂志有幸采访到了这位医者,虽然王波没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感人事迹,也不是什么伟人、明星。但就是凭借着“一切以患者为先”的精神,用一颗朴实细腻的心,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耕耘着,做出了一些不平凡的贡献。下面就让我们跟随记者的脚步,一同来了解一下这位大隐隐于市的传统中医传承人。


 
《健康之友》:当初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了做一名医生?
       王波:应该有两个因素,一个是我的母亲是一名医生,从小耳濡目染,幼年时就对医学产生了浓厚兴趣。另一个原因,我的父亲长时间身体不好,重病缠身,我也是希望自己可以投身医学,护佑家人的健康。最初并没有太多宏大志愿,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健康之友》:请问王老师,您在辽宁中医药大学国医堂工作了多长时间,您能为我们介绍一下本院的历史渊源吗?
       王波:我其实岗位变动很多,做过医疗管理产业管理,在辽宁中医药大学附属三院从事医疗管理工作,但也没放弃临床,之后的产业管理也是一样,虽然在北京工作过,周末仍然坚持高铁或者飞机回辽宁,坚持门诊,因为我放不下当地患者对我的信任。
       我目前在辽宁中医药大学国医堂出诊已经一年多了。国医堂是辽宁省唯一的高等中医药院校——辽宁中医药大学所属的专家门诊部,隶属于辽宁中医药大学管理。当时成立国医堂的目的是为了响应国家关于扶持中医药号召,加强大学医教研结合做出的重要举措。国医堂门诊主要出诊专家是省内名医或者大学教授,他们都有很高声望,我很荣幸在这里与各位专家一同临证,见证中医药的神奇。
 
《健康之友》:知道您一直学习中医,就目前中医的形势与前景您有何看法?
       王波:大家都清楚,目前在国家的大力扶持中医药的大环境下,中医药的发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机遇,这绝对是亘古未有过的重大机会。与此同时,中医药行业的人们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中医药是治病救人的,不是用来商业化赚钱的。在这个过程中,行业规范、行业标准应该尽快出台,行业监管应该更加大力度。当前,国内市场上做健康的商业中,一半以上都是打着中医旗号,而真正的中医从业者,可能根本就不懂商业,这需要全社会的关注。《伤寒论》序的一句话:“崇饰其末,忽弃其本,华其外而悴其内。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值得当今中医界思考。
 
《健康之友》:您认为中医的优势是什么?西医是否有劣势,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
       王波:我先举个例子,人的心脏冠状动脉硬化程度是从0~100%是个逐渐形成的过程。西医检查,动脉硬化达到90%才会诱发心绞痛、心肌梗死,危及生命。但是动脉从完全光滑到90%程度的动脉硬化过程中,西医经常说叫做“代偿期”,就是人体可以自我调节的窗口。其实这个期间,临床检查可能没有问题,但是症状已经出现了,患者偶尔会感到胸闷、压气、情绪不佳、乏力等症状。有时候虽然心电图是正常的,但是已经出现了临床不适,这种情况中医药干预是最好的。另外,西医要求明确诊断后的治疗,中医是明确“证”后的治疗。有一个能够判断气血、阴阳、寒热、虚实的征象,包括我们说的亚健康状态,中医都是可以干预的。从这个角度看,现代医学对疾病的干预面,没有中医的涉及面广。


 
《健康之友》:您在大学和研究生学习的是推拿和针灸,这两种专业都有哪些手法形式?
       王波:针灸主要还是讲究经络穴位和针感,专业叫做“得气”。选穴准确是第一的。并且中医认为,刺之要,气至则有效。就是说,手法的目的是为了“得气”。常见手法一般包括提、插、捻、转、青龙摆尾、白虎摇头、苍龟探穴等,这些手法都是针灸专业手法,需要针灸医师细细掌握手指力量。我上大学时,我们辽宁有位老中医彭静山教授,他发明了“眼针”疗法,当时被日本称做“中国针圣”。据我的老师说,彭老要求练针,把乒乓球放到水中,用针灸针扎,直到能单手扎到水下,这是第一层。第二层是闭眼状态下,手持针灸针,扎入水中,感受针进入水下深度。能达到这种境界,就真的所谓大师了。
       推拿的手法也有很多,推法、点按、滚法、肘揉、摩法、扳法等,临床对软组织损伤性疾病效果显著。
 
《健康之友》:推拿与按摩有什么区别?
       王波:其实没有本质区别,推拿这种说法相对专业一些,属于术语,按摩比较大众化。
 
《健康之友》:推拿这种纯手法的技艺,都可以治疗哪些疾病,由其对哪种疾病有特别优势?
       王波:推拿主要对外科、骨科、软伤科疾病适用的更多一些,小儿病也可以。上面提到了软伤科疾病,或是小关节紊乱这类疾病的治疗优势比较明显。比如现在我们很多人伏案工作、玩手机、颈肩部不舒服,推拿对这类疾病效果更显著。
 
《健康之友》:在您认为,药物治疗以及推拿、针灸治疗是怎样的一种关系?
       王波:应该是互补的关系。古书《医学入门》:“凡病药之不及,针之不到,必须灸之。”其实就是表达了这种观点。当然,原文本意主要是说明艾灸地位,但是这种治疗方法原于互相补充的思路,是值得现代医疗行为提倡的。中医本身不分科,中医干预方法也不是分开的。古代中医都是针药并施,现代中医由于院校教育,分科细化,中药与针灸已经分开了,这样其实不利于疾病治疗。还是应该各类治法相结合,相得益彰,并行不悖。
 
《健康之友》:在您的简历中了解到您将中医水气病、情志病与玄府理论 结合,提出“五脏六腑皆有玄府”“水与阴津亦不两立”的学术观点。要如何理解这两句话呢?
       王波:“五脏六腑皆有玄府”理论说起来就很复杂了。一般的中医理论认为,玄府就是我们所说的“汗孔”,皮肤毛孔的意思。毛孔的作用是内外物质交换,粗浅的理解为排汗。有些人认为,毛孔只能排汗,不会吸收物质,这是不对的。简单的例子,农药可以被皮肤吸收而产生中毒,这就是经过人体皮肤毛孔吸收的毒素进入体内。简单的还有女性经常做的面膜,也同样是皮肤毛孔的吸收功能,所以毛孔是物质交换的通路。在我的理论中,不单单指人体的皮肤可以交换物质,五脏六腑都有所谓的毛孔——玄府,他们是人体物质交换的基本通道。所以人患有疾病,可能就是脏腑的毛孔不通所造成的。我在临床,包括子宫肌瘤之类的疾病,都用“发汗法”,也叫“开表法”治疗。用一些麻黄、白术、苍术之类辛温发散的药物,荡涤顽石。就像河流中的石子一样,流水不腐,就是这个道理。让气机流通,石子自然慢慢就被冲刷减小甚至碎化,直至病灶消失。比如抑郁症,也属于玄府闭塞的一类疾病,抑郁症患者,他不表达,情绪内收。就属于玄府的外泄功能出现了问题。我应用中药方子中的一些“解表药”治疗,临床效果非常好。这种玄府学说,目前国内在理论层面有研究者,但是在临床层面,系统论述的人还比较少,重视的人还不够,这个理论在我的博士论文有系统的论述。
       “水与阴津亦不两立”是我在临床总结的一个理论,在金元时期,有位医家叫李东垣,他提出了“火与元气不两立”的观点。大致意思就是说,人的正气叫做元气,和邪气、虚火是敌我双方。人的元气足了,邪火就不能在身体里作“恶”,人也就不会出现上火、疮疡这类疾病;所以这类疾病首先是患者有元气不足表现,比如乏力,没有精神等,之后出现的上火、疮疡疾病,李东垣用了一种叫做“甘温除热”的方法治疗。这是他的一个“阴火”理论,也比较复杂,在中医界,应该是个学术问题,科普起来相对就比较难理解。
       “水与阴津亦不两立”的理论是我在这个基础上临床总结的,我总结人体的“水”和“血”是一对平衡。水,叫做水湿,是邪气。血,叫做阴血或者阴津,是正气。比如女性患者体态偏胖,舌苔厚腻,但是还有月经量偏少,眼干多梦等中医认为血虚的表现。这就是水湿越多,阴血越少的这对平衡被打破了。有些人认为祛湿就能治疗,我感觉这还差一些,如果把滋阴养血的治疗理念加到临床,效果倍增,这也是我一直关注的一个领域。
     
《健康之友》:痰湿水气的症状是怎样的?您是否有独特的治疗方法?
       王波:痰湿水气主要表现多是经常头晕、身体虚弱乏力;白天容易困顿,晚上睡眠欠佳;吃的较少但是体重增加、面部暗斑、脱发、面部爱出油、湿疹、月经过少、盆腔积液、卵巢病变、关节疼痛等。
       我在临床主要采用针灸和中药结合的方法。一种是采用“归元针法”主要是在选区背部督脉、膀胱经穴为主,调节植物神经,也叫通调五脏,祛除湿气;并以下肢穴位为主,引火归元。中药采用汤剂和膏方交替应用,起到治本的作用。这种治疗的好处是效果相对快。“千寒易散,一湿难除”,痰湿水气本身治疗很慢,容易反复,所以这种针药结合方法相对见效快,患者容易接受。有些人恐惧针刺的,我们可以替换成艾灸或者火罐、刮痧,主要还是看患者体质。


 
《健康之友》:知道您多次参加中国援藏、援疆公益活动,在这些活动中,您的体会是怎样的?
       王波:我在2017、2018年,连续两年参加国家公益团体,分别行程3500公里、5000公里到西藏、新疆参加公益性活动,体会很深。2017年,我们从泸定出发,途径炉霍、德格、昌都、波密、林芝到拉萨。2018年主要是南疆地区,主要经过阿克苏、喀什、昆玉、和田、阿拉尔、库尔勒、塔城等。
       整体感觉藏区和新疆医疗水平与以前有了很大改善。比如我们在西藏波密,在新疆阿拉尔,当地的医疗设备都很先进,甚至有的地方医疗设施设备要好过我们内陆地区的省会级城市医院。这依赖于国家的强大,百姓才能受益。
有一点我们看到,当地专家还是较少,优秀的专家更少。人才很难扎根发芽,有一些有难度的治疗,当地不能开展,整体医疗还是靠“输血”为主,“造血”能力还很薄弱。
       希望内地医生有机会多去新疆、西藏做医疗公益,不走马观花,而是踏踏实实扎下根来,帮当地百姓办点实事。
 
《健康之友》:现在市面上有许多的推拿按摩店,您认为这个现象对于中医来说是有利还有弊,为什么?
       王波:现在中医药大繁荣、大发展,这个过程中,打着中医的幌子做商业的良莠不齐,假中医也大有人在。不单纯是按摩店,还有美容院、艾灸馆之类的,随便找一些技师,甚至是没有行医资格证的社会人员,都参与治疗性操作。这应该引起相关部门重视,监管部门一定要下大力气解决,不然,中医药发展就很容易被断送。“兴也中医人,亡也中医人”,中医人自己也要做好行业规范,这样才能让中医事业健康有序发展。
 
《健康之友》:目前中医在国外是否认可,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
       王波:目前,中医尤其是针灸疗法,在全球范围都受到了广泛关注。我每年都受邀到马来西亚进行中医针灸授课,当地华人医师非常欢迎。在之前,马来西亚的中医,大部分是日本人在讲,日本人用日语宣讲中医,并且声称针灸是日本人发明的。所以,当地有情怀的华人才准备邀请中国专家授课。几年中,我体会到了马来西亚的华人对中医药的热爱。在当地华人、马来人、印度人都非常信任针灸治疗,当地的中医药氛围很浓。
 
《健康之友》:现在经常从各种媒体中看到医患纠纷,您如何看待医生和患者之间的关系?
       王波:医患关系本质,是中国人就医行为的改变问题。中国人的死亡观和西方不同,西方文化下的医院所被赋予的使命和我们中国人传统思想对医生的认识不同。西方医院最早是教会医院,有一种神权在里面。中国自古以来的就医模式是坐堂医,口碑相传。这种情况下,患者就医本身就是在信任感的驱使下。所以,当下医疗机构中,医患纠纷问题,整体还是医患信任问题。当然,这其中,还有近些年医药、舆论导向等诸多因素的问题,近年国家大力推行医改,也是在破解以药养医,让医疗回归本质。我想医患问题,在充分理解沟通之下,会有一个好的改善。
 
《健康之友》:在您从医的这些年中有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案例吗?
       王波:其实案例非常多。我有一个习惯和个人认知,就是因为我从本科到博士、博士后,都是专业型,几乎不做动物实验,所以我从来不写动物实验类的论文发表,只写临床案例,我有积攒临床案例的习惯。漂亮的成功病历,甚至包括失败病历,我都喜欢把它浓缩提炼成论文发表。还有个习惯是我喜欢维护公众号,发表一些科普文章。最近在研究古诗词的诗意和中医经穴穴位的穴意匹配,发一些传统文化和中医相结合的推文,读者也很喜欢。
       上个月就有一个14岁小女孩,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在北京、天津等城市进行治疗,终没有得到良好效果。最后经人推荐到我门诊,前前后后我对患者治疗了3个月,上周来门诊查血常规,指标都正常了。这一方面令人兴奋;另一方面,我也感悟到,中医药在治疗一些疑难杂症方面还是有很多可挖掘之处,这就要求医生执着,患者也要信任。患者是一名14岁的小女孩,连续服用3个月中药汤剂,如果得不到家属高度信任,不可能有很好的治疗结果。所以说“祛病如抽丝”,就是这个道理。
       还有一个17岁男孩子,重度抑郁。高三就要辍学,几次门诊,最后高考结束后来到门诊,进门深深的三鞠躬,当时感觉自己已经进入马斯洛需求理论的自我价值实现的层次了,非常有成就感,也很替患者高兴。
 
《健康之友》:请问您对今后的职业的发展有何规划呢?
       王波:我本身有管理和临床双重身份,现在彻底回归临床。管理方面,我当时有机会进国家某部委,也在央企总部做过领导管理职位。到头来,还是比较喜欢临床,索性全部放弃,现在专心做门诊、做医疗。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本身的职业可能就是小范围救治世人,我也就不奢求更多的平台,更大的财富,安守住身边这群信任的患者朋友,就足够了。
 
《健康之友》:如果让您的子女从事医生职业,您是支持还是反对,为什么?
       王波:如果是她确实喜欢从事医学,我肯定支持,因为无论到什么时候,我对医学的崇拜一直存在,这是我的信念。我也希望我的子女能够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毕竟这个职业仍然崇高,既能救治别人,同时也能升华自身。
       医学需要坚守,也很辛苦,但是获得感,我想是其他行业所不能得到的。当然不是说其他行业没有获得感,医学这种与生命打交道的获得感,可能更强一些吧。
       ……
       在愉快地交流中,我们结束了此次专访,王波作为传统中医的传承者,除了继承阴阳学说、气学说、五行学说等理论外,还一直加大力度对我国传统中医理论进行挖掘与传承,不断向大众普及中医知识,传播中医理念,这种精神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做为一名医生,他始终坚持认真与严谨,或许这是他最初坚守的信仰,“夫医者,非仁爱不可托也;非聪明理达不可任也;非廉洁淳良不可信也”……
关于健康之友杂志 | 联系我们

健康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健康之友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Power by DedeCms
联系电话:010-8315 1181 电子邮件:JKZY20170719@163.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体育馆路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