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之友杂志社官方网站
健康之友
当前位置:主页 > 大医生 >
揭开麻醉医生的神秘面纱——访北京医师协会麻醉医师专科分会理事 李小葵
2019-06-21 | 作者:程石江
       临床常说,手术医师治病,麻醉医师保命!虽然麻醉医生的工作往往被误解为“打一针”。但是称职的麻醉医生施行每一例麻醉都要像第一次做麻醉时那样谨慎用心,只有病人安全地离开手术室顺利度过围手术期,麻醉才算成功。麻醉真的那么重要吗?麻醉医生为什么总是感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健康之友》杂志采访到了北京医师协会麻醉医师专科分会理事李小葵,让这位从事麻醉工作20多年的李医生为我们揭开麻醉医生的神秘面纱。


 
《健康之友》:当初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了做一名医生,而又是什么原因要做一名麻醉医生?
       李小葵:在我初中的时候,我就已经立志要成为一名医生。小时候经常生病,成为家附近的北京儿童医院的“常客”,每次都是医生药到病除,所以医生的形象在我幼小的心灵非常神圣,因为他们可以为患者解除痛苦,受到人们尊重,他们的白大褂,也是我认为最好看的衣裳,于是我从小就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医生。在实验中学高二文理分班的时候,因为我的文科成绩相对较好,物理的成绩并不理想,老师认为我选择文科班似乎更有前途。可是我告诉老师,我想学医。老师只好鼓励我用更多的精力把物理学好,争取把总成绩提高,最后经过努力,我成功考入了首都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
       1993年本科毕业时,最初打算到北京同仁医院外科工作,因为我特别喜欢做手术的感觉和手术室的环境。外科主任认为女生做外科医生可能因结婚、生育等情况,相对同龄的男生会有明显的劣势。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然后就去了麻醉科,于是就当了二十多年的麻醉医生。除了读硕士和出国读博深造,一直工作在临床一线。
 
《健康之友》:请问李老师,您能为我们介绍一下麻醉学科的历史渊源吗?
       李小葵:麻醉学是一门研究临床麻醉、生命机能调控、重症监测治疗和疼痛诊疗的科学,中国在东汉时期就已经对麻醉学有研究,后汉名医华佗用酒冲服麻沸散,全身麻醉后进行剖腹手术。
       现代麻醉学的开端被官方认可的是1842年3月30日,美国Dr.Long在这一天成功实施了世界上第一例乙醚全麻。史学家和社会学家将其作为人类文明发展的分水岭。从此以后,在病魔面前,人类的尊严、人性的光辉得到了切实的保障和张扬,现在美国的医师节就定在每年的3月30日以作纪念。
现代麻醉传入中国也有百余年的历史。国内麻醉界的前辈们付出了大量心血,也培养了很多人才。静脉普鲁卡因复合麻醉和连续硬膜外阻滞麻醉,曾经是五六十年代中国最常用的麻醉方法,在中国针刺麻醉等技术和理论不断被更加深入地研究。改革开放以后,国外许多新的麻醉药和精密的麻醉设备相继引进中国,促进麻醉学科的现代化,1989年卫生部文件明确麻醉科是一级临床学科。此后,麻醉专业的人才培养、临床培训、科研工作、学术交流等也迅速提升。
 
《健康之友》:知道您一直从事麻醉专业,就目前麻醉学科的形势与前景您有何看法?
       李小葵:大家都知道,在多数国家医生的这个群体收入很高。但是可能大家不知道的是,美国麻醉医师的收入在医生中连续多年排在前五名。2018年好像又是排在了第一位。我曾去过美国著名的Mayo Clinic进行访问交流,这里的医生是一个精英教育,这里的麻醉医生必须经过临床各科培训之后再经过麻醉学科的专业培训才能拿到麻醉医师的资格证。所以麻醉医生的相对起点高,薪酬也高,从而也决定了麻醉医生的社会地位。在国内首先从地位以及薪酬来讲,相对国外还是有明显的差距。所以导致很多学霸不愿意学医,更不愿意搞麻醉。尤其是很多男生不太愿意做这种高付出低回报的超负荷的幕后工作,在价值体现上可能得不到满足。现在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均寿命延长,无痛诊疗、分娩镇痛的发展等等对麻醉医生的需求也逐渐加大,2017年底麻醉学会的估计,全国的麻醉医师缺口达到30万人。从2018年开始,国家也比以前更重视麻醉医生的培养问题。所以从这方面说,在国内麻醉人才的前景还是十分广阔的。
 
《健康之友》:中国目前麻醉水平与一些发达国家相比,是否有劣势,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
       李小葵:我觉得我们国家的麻醉领域与一些发达国家相比,主要的劣势在医疗资源的不均衡。在国内某些知名三甲医院,无论是药品还是医疗设备基本都能与国外同步,咱们国力越来越强,海外生产厂家,也会瞄准中国这个大市场。在大城市的各大医院,继续教育机会有很多,出国交流也越来越顺畅,麻醉医生自我学习的意识也在不断加强。但在我国的一些基层医院的投入相对还有明显的不足,包括最基本的麻醉设备和人力配备,可能都存在达不到学会制定的基本标准的问题。在技术操作上,我认为我们不输任何国家,因为中国人具有很强动手能力。
 
《健康之友》:手术中常用的麻醉方法有哪些?
       李小葵:手术中常用的麻醉方法有几大类,一个是将有麻醉药浸润注射的局部麻醉,也称局麻,是各科手术治疗时采用最多的一种简而易行的麻醉方式,局麻一般是由手术医生来做,相对也比较安全。另一种是全身麻醉,也称全麻,就像睡着了。麻醉的给药途经有两种:一是由呼吸道吸入给药,如笑气、七氟醚、地氟醚等,可随呼吸进入体内,使中枢神经系统呈暂时性的抑制。二是静脉内注射全麻,使患者意识丧失、对疼痛没有过度反应、肌肉松弛等等。现在手术我们往往会选用静脉加吸入的方法,这种方法可以把两种麻醉方式的优势整合,缺点最小化。



 
《健康之友》:在手术中,都说麻醉是保命的,那么麻醉在手术中主要有哪些作用?
       李小葵:有人觉得麻醉医生只是打一针让病人在手术中不疼,但是麻醉医生的任务除保证病人的“不疼”之外,必须在手术全程持续监测病人呼吸、循环和内环境、对监护仪的各种数字、图形进行分析、思考,形成综合判断结果后,进行各种药物,包括麻醉药、肌松剂、血管活性药、液体调整,尽可能维持手术患者心、脑、肺、肾、肝等重要器官的功能,并在紧急情况下施行急救复苏处理,抢救患者生命。说起来挺简单,就是“保驾护航”,但是要考虑的、要准备的很多,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临床思维”和“应急能力”。其实,麻醉医生的作用已经远远超出单单为患者解除手术疼痛,手术之后的顺利恢复也得益于成功的麻醉。
 
《健康之友》:全身麻醉对身体是否有副作用?
       李小葵:现在的确有很多人会担心这个问题。总体说来,全身麻醉技术还是非常安全的。麻醉医生要根据每个病人的不同情况,比如年龄、手术种类、合并疾病、体重、性别、身高等等因素进行选择和调整,药物一般都能“及时”排出体外。而且在手术全程,麻醉医生都会随时陪伴在患者身边,监控脉搏、血氧饱和度、血压等生命体征,一旦出现问题可以立即处理。至于有人说“全麻之后就傻了”,是没有依据的,这种情况往往是出现了其他意外情况,而不是“麻傻的”。前几天,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也明确了儿童没有必要因为担心麻醉的影响而不接受手术治疗。
 
《健康之友》:做全身麻醉手术之前有什么注意事项吗?
       李小葵:首先,我们会对患者进行前期评估,患者必须要如实回答。包括患者用药以及特殊嗜好都必须向麻醉医生明确。我们也接触过一些特殊药物甚至是吸毒的患者,如果患者隐瞒用药史,一旦手术中出现异常情况,会影响我们的诊断和救治。还有一些患者体内有一些特殊植入物,也必须向麻醉医生明确,以及患者的病史,比如糖尿病等,这都是涉及到患者自身安全的问题。麻醉前,麻醉医生会嘱咐患者要注意前两个小时不能饮水;6~8小时不能吃固体食物以及手术前如何服用药物等,请患者必须要遵从,手术前尽量要调整放松,这样会使麻醉和手术更顺利。
 
《健康之友》:通过了解,知道您曾获得过国家级科技进步奖,这是一个怎样的奖项?
      李小葵:这个奖项是同仁医院韩德民院士主持的,关于上呼吸道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治疗,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当时我有幸参与了这个项目,对围术期这类具有气道高危因素患者,如何做术后镇痛进行了一些临床研究。
 
《健康之友》:您曾获得过北京市科研专项基金资助,这部分资金您主要用于什么用途?
      李小葵:也是在同仁医院申报的课题。我主要做的是手术当中的机械通气对糖尿病患者围术期应激反应的影响的研究,目的就是能减少这个群体在手术中避免过度的应激反应,让这类病人更加平稳安全地度过术后的阶段。
 
《健康之友》:那在您从医的这些年中有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案例吗?
       李小葵:大概是在2010年前后,当时我在同仁医院亦庄院区。有一位80多岁的老大爷出现严重肠梗阻的症状,已经在急诊留观了三天。肚子胀得象孕妇,十分痛苦。手术医生和家属都担心老人闯不过麻醉这一关,就只能继续保守治疗,那最后结局也就只有一种了。当时急诊科请我去会诊,我通过检查患者,了解病史和各项检查结果,根据多年的临床经验和一种职业敏感,我认为只要麻醉平稳,做好腹压骤减后的应对,患者术后应该至少可以安全的离开手术室。和老人家属沟通,家属一致表示希望医生能“拼一把,不成功也认了”。老人的求生欲望很强,他说,您就做吧,我就把这条命交给您了。于是我就和手术医生包括手术室护士一起迅速讨论手术重点风险,做好所有的准备工作。麻醉诱导顺利,手术发现就是粪块导致的肠梗阻和腹水,不是恶性肿瘤,手术当中患者的各项指标也被调整的很好。术后患者在重病监护室,只待了一天就转到普通病房了。老人出院前我去看他,他站在病房里给我拱手作揖,以表达他诚挚的感谢,当时有很强的成就感。
       ……
       简短的采访结束了,当然,诸如此类的例子不胜枚举。在李小葵看来,一个好医生就要对生命有敬畏之心,生命的价值高于一切。只有永远把病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才能真正把经验和技术发挥到极致。
       麻醉医生虽然很少被救治过的患者记得,但是尽心尽力之后是一种无怨无悔。
       李大夫说她喜欢伽利略的一句话“科学的唯一目的是减轻人类生活的苦难”,她觉得很适合麻醉医生。
关于健康之友杂志 | 联系我们

健康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健康之友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Power by DedeCms
联系电话:010-8315 1181 电子邮件:JKZY20170719@163.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体育馆路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