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之友杂志社官方网站
健康之友
当前位置:主页 > 封面人物 >
张其成:挖掘中医药价值与思维——访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学院院长 张其成
2019-06-28 | 作者:程石江
      张其成出生在一个传承了460多年、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张一帖”中医世家,张其成的父亲李济仁是首届“国医大师”,是《黄帝内经》专业全国第一批七个研究生导师之一。


 
张其成与《黄帝内经》
 
       在张其成小的时候,父亲就让他背《黄帝内经》一些精彩原文,渐渐地幼时的张其成喜欢上了《黄帝内经》。他发现《黄帝内经》太博大了,不单纯是讲治病的,它还讲了天文、地理、历法、音律、哲学、心理、五运六气……太神奇了!张其成经常向父亲请教问题,父亲说:“要真正搞懂《黄帝内经》必须要先学习《易经》,药王孙思邈说:‘不知易不足以言大医。’当然还要学习《道德经》《论语》,不懂这些国学经典也就读不懂《黄帝内经》。”父亲常跟张其成说:只要打好了文科基础,再学中医就很容易了。
       父亲对张其成的影响是巨大的,1977年恢复高考,张其成就选择了中文系,先打好中国传统文化的底子。1985年张其成考取了北京中医学院医古文专业的研究生,在导师钱超尘教授指导下,张其成开始研究《黄帝内经》的语言文字,最后做的硕士论文就是日本丹波父子有关《黄帝内经》的训诂研究。
       1997年张其成从北京大学哲学系博士毕业后,又考入了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后流动站,有幸成为全国第一个《黄帝内经》博士后,师从《黄帝内经》泰斗王洪图教授。王教授和张其成的父亲曾经是1965年第一届《黄帝内经》研修班的同学,私交很好。王教授主编的《黄帝内经研究大成》是一部里程碑著作。
       在做博士后的两年中,张其成在王教授倾心指导下,专注于从《易经》出发研究《黄帝内经》,研究《黄帝内经》的五行生命观。博士后出站后,张其成留在北京中医药大学一直从事以《黄帝内经》为代表的中医文化的教学科研工作。
2016年张其成获得一个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以中医药文化助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复兴研究”,作为首席专家,他决定从中华文化的大背景上探讨《黄帝内经》,因为《黄帝内经》不仅能护佑人体生命的健康长寿,而且还能够助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伟大复兴。


 
中医药只有先继承方可谈创新
 
       张其成介绍,中医是当代中国唯一还活着的一种科技与人文相结合的文化形态。所以中医具有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双重属性,每一个中国人一辈子里总会用到它。现在有很多人说中医已经过时了,中医不靠谱,要废除,他们的理论支持是中医药出现并发展在古代愚昧的时代,不科学,现在已经进入了现代社会了,不要中医了。
       当前有很多人攻击中医,认为中医太简单了,比如一个人生病了,就是阴阳失调。怎么治病?调和阴阳。病治好了,阴阳就调和了。张其成认为越简单的东西越接近事物的本质,越复杂的东西越是偏离了事物的本质。有一个命题,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这叫智慧。而反过来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那叫知识。学国学、学中医不是学知识,是开智慧。
       在近百年来的中医发展史中,中医的科学性问题一直是争论的焦点。张其成认为只要学界仍然无法明确区分中医与西医所属的不同科学范式,中医的教学、科研、实践、管理就不可避免地继续朝着“中医现代科学化”或“中医西医化”方向发展。“只有就两种医学的不同范式达成共识,中医才能继续保持自己的自主性与特殊性”。才有可能在保持自身特色的同时按照学科发展的内在逻辑走向现代化。
       那么中医要不要与现代科技相结合?张其成表示,当然需要,中医绝不能自绝于现代科技、绝不能固步自封。中医西医两者各有优劣,一定要相互学习、取长补短。但吸收现代科技的前提,不是西化中医、取消中医。我们一定要“知白守黑”。也就是说一定要好好学习、吸收现代科学技术,但要守住我们中国中医优势与特色。
       张其成表示,中医药传承要做纯正的传承,不要用现代人的思维去琢磨文献,更不要肢解文献,断章取义。时代不同,环境不同,字面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你要想获得原汁原味的知识,必须先把思维调整到那个时代,所以传承要文化先行,得把国学研究明白。
 
让中医药走向世界
 
       中医药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让中医药走向世界,是习近平同志在广东考察时提出的振奋人心的号召。这不仅是全体中医人的时代使命,而且是摆在当代中医人面前的历史考卷。
       张其成表示,让中医药走向世界,目的是让中医药优质的健康医疗服务惠及世界、造福人类。目前,中医药服务已遍及全球18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医药逐渐为五大洲的民众所接受,尤其是针灸、气功、太极受到越来越多国际友人的喜爱。这说明,中医整体医学、整体健康的观念和方法是有效的,大众是受益的。
       张其成表示,中医将生命看成脏腑经络相贯相连的整体,将人看成与天地相通相应的整体,通过日常生活中饮食、起居、运动、情志的调节,养成健康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从而达到不得病、少得病、晚得病和不得大病的目标。
       让中医药走向世界,需要深入发掘中医药宝库中的精华。张其成表示,中医药是我国先民在天人合一哲学理念指引下,经过长期实践而形成的伟大发明创造,几千年来一直护佑着中华儿女的健康繁衍。据《全国中医图书联合目录》统计,从战国至1949年,存留于世的中医药图书共计12124种。加上陆续发现的中医药出土简帛文献和传世的孤本、秘本,中医古籍数量相当可观,深入挖掘大有可为。同时,要挖掘传统文史哲和科技典籍,特别是《道藏》中与医药养生相关的宝贵资源。这些都是“物”的资源。此外,还要重视“人”的资源。关注健在的国医大师和各级名老中医专家,做好口述史研究和人类学田野调查。
       明确从哪里挖掘,更要明白挖掘什么。张其成表示,这可以从“道”和“法”两个层面下功夫。在“道”的层面,应挖掘中医药宝贵的价值观念和原创思维,如天人合一、调中致平、顺应自然、整体和谐的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等。中医药注重人体自身形神的和谐统一,注重人的内稳状态和抗病潜能的激发,注重人与自然、社会的和谐统一,注重疾病预防的“治未病”思想。这是中医药的“魂”,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体现。在“法”的层面,应梳理历代中医药行之有效的中药方剂,以及针灸、推拿、导引等技术方法。历代中医的方剂数量是惊人的,《中医方剂大辞典》收方近10万首,需要去粗取精、去伪存真。
       让中医药走向世界,需要充分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和成果。张其成表示,中医药形成发展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吸收先进科技成果的过程。在当今社会,中医药如果排斥现代科技、与现代社会相隔离,那就不可能发展创新,不可能走向世界,其结果必然是为时代所抛弃。对中医药一定要有文化自信,但这种自信不是画地为牢、固步自封,而是立足自身,勇于运用现代科技成果,不断开拓创新。事实证明,越是与现代科技相结合,越能创造出重大成果。屠呦呦受到《肘后备急方》的启示,利用乙醚提取技术发现青蒿素,成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项的中国本土科学家,就是最好例证。
中医药走向世界,还需要实现产业化和现代化。张其成表示,我们要清醒看到,虽然近年来中医药国际化取得很大成绩,但目前仍只有部分国家承认中医药的合法地位,而且大部分只认可针灸而不认可中药。这就需要改革中医药体制,推进产学研一体化,加快中医药产业化进程。让科研先走出去,让数据说话,让更多外国人了解中医药机理。将传统中药优势与现代科技相结合,加大研发投入,促进中药现代化。只有研发出既符合中医理论、作用机理又确切的中药产品,才能让外国人从心存犹疑到心服口服。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医药走向世界的过程就是文明交流互鉴、共建共享的过程。张其成表示,这就需要弄清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文化特质,摸清受众需求,多用受众能理解、好接受的方式来展示中医药发展成果。应利用好海外的孔子学院和中医中心等平台机制,加强与海外各类中医药团体平台的整合,借助新媒体手段,不断提高中医药国际传播的文化认同度。
关于健康之友杂志 | 联系我们

健康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健康之友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Power by DedeCms
联系电话:010-8315 1181 电子邮件:JKZY20170719@163.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体育馆路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