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之友杂志社官方网站
健康之友
当前位置:主页 > 封面人物 >
从仁心仁术到追求卓越——访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副院长 安建雄
2019-07-23 | 作者:程石江
       2019年5月,《健康之友》杂志再次采访到了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安建雄副院长。
       “夫医者,非仁爱之士,不可托也;非聪明理达,不可任也;非廉洁淳良,不可信也。”在安院长几十年的行医生涯中,从一名普通的医生成长为一名副院长,一直始终坚守着对医学最初的信仰。
       安院长说:“在我的临床实践中,一直坚守一个基本法则,就是只把自己或亲人愿意接受的方法用于病人,以此为行医的金标准,虽然不能杜绝医疗纠纷,但自己的良心是安逸的”。一直以来,安院长时刻以认真、严谨态度为患者的身体健康保驾护航。
 

 
《健康之友》:咱们医院在医疗技术方面对哪些疾病具有优势?
      安建雄: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重点学科包括麻醉与疼痛医学、功能神经外科、口腔科和妇产科四个学科。2010年后,我院开始从行业医院向大学医院转变,考虑到北京有众多顶级专科和综合医院,我们选择了以单病种、疑难病为突破口,特别是2013年成为中国科学院北京转化医学研究院后,我们集中力量建立了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慢性盆腔痛、偏头痛、种植牙、烟雾病和脑脊液病等疑难病研究室。通过这几年的努力,这些疾病研究室在单病种疑难疾病诊治方面取得长足进步,同时也为医院美誉度和学科建设发挥了支柱作用。其中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研究室在临床创新工作的基础上,积极参与国际竞争,在国际期刊上连续发表实验室和临床研究成果。另外几个研究室在临床诊治水平和病例数都处于国内领先地位。为了扩大影响,又增加了股骨头坏死、颅神经疾病、失眠等多个疑难病研究室。
 
《健康之友》:咱们医院都有哪些比较先进的医疗设备以及人才,具体发挥了哪些作用?
       安建雄:医院在设备方面,与北京兄弟医院相比并没有突出的优势,但今年引进的一些专病人才对医院学科发展和医院的声誉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由于上述疑难病诊治水平的大幅提高,使得全国乃至全世界疑难病前来我院求医,在本学科提高的同时,也带动了院内相关学科如影像和检验等学科的进步。以带状疱疹后神经痛为例,美国医生认为一年以上病史的无法治愈,多数干预有害无益,只能等待。我们经过多年实验室和临床的艰难探索,终于找到了影像引导下带状疱疹病毒潜伏温床“背根神经节”进行“导弹+䉈弹”式抗炎、抗病毒治疗和修复,大幅提高治疗满意率,甚至治愈了罹患带状疱疹后神经痛长达19年的一位90多岁的老人!而其他大多数医生依旧根据“神经类似电线,神经阻断后有害信号不能上传到大脑,于是感觉不到疼痛”的设想,仍然对包括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施行神经损毁术。另外一个例子是股骨头坏死,经典的理论都是本病不可逆转,一旦患病只能等到严重坏死后进行人工关节置换。我们团队采用影像引导下介入治疗可以逆转多数股骨头坏死病程发展,部分病人可以达到解剖痊愈。上述两个例子都具有“颠覆性”意义,是真正意义上的创新。
 
《健康之友》:现在已是互联网时代,您认为互联网应该为医院的建设提供什么样的帮助?
       安建雄:互联网不仅给患者看病提供了极大方便,更重要的是可以让患者更容易寻找到适合自己的医生。作为虚拟世界,互联网给人们很大的表达自由空间,医生可以推介自己,但病人也可以表达自己的感受,新的求医者可以获得更多、更客观的信息,从而做出正确的判断。
       另外,所谓转化医学其实包括两种转化,第一种就是我们通常谈论的实验室和临床的技术转化;其实另一种更重要的转化是将让新的医疗成果让每个社会个体知晓并受益,全社会已经达成共识,第二种转化医学对人类的贡献远大于第一种,互联网已经成为第二种转化医学的急先锋。


 
《健康之友》:您如何看待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安建雄:中国的百姓至少在非贫困地区不是看病难,而是看好医院或者好大夫难,其原因是受东欧国家医学教育和医学价值观念(医学和其他学科,医生和工程师等“平起平坐”)的影响,特别是“文革”期间,住院医生制度的破坏,造成不同地区,不同医院和医生个体的不同质,这就造成老百姓只相信著名医院的大医生,大医院人满为患,其他医院门可罗雀的局面。其实我国按平均人口医生比例并不属于低水平,而看病难的本质是看合格的医生难。伴随医学回归精英教育和住院医生制度的恢复,看病难的问题会逐渐解决,但绝不是一蹴而就。 
       前些年所说的看病贵的原因,除少数人享受工费医疗外,多数人看病自费,加上当时生产力非常低下,人民收入微薄,看不起病和因病致贫现象非常普遍,本世纪由于全民医保的推动,这种局面已经大有改观。但我觉得我国多数人对健康的投入仍然不够重视,医保形式依然是以基本医疗保险为主,只有少数人购买商业保险,如果有一天我们的中产阶级都懂得购买商业保险,所谓看病贵的问题就会大幅改善。
 
《健康之友》:医患沟通,是每个医院都面临的一个问题。现在经常会看到一些医院与患者之间相互不理解,产生一些医疗纠纷等等事例,在处理医患关系上,您是怎样看待的?
       安建雄:与患者沟通是医生的基本功,如何与患者打交道是美国住院医生培训的一部分,包括与护士、同事等人群的交流技巧都是培训的内容,与患者打交道的训练要多一些,如用扮演病人的志愿者训练医生的诊断能力,训练与患者交流时甚至雇佣名演员做示范,并对自己与患者交流的录像进行对照,目的就是做一个患者信任和喜欢的医生。而我国住院医生培训制度基本上局限在生物医学模式,也就是集中在临床技能的培训上。
在我的临床实践中,一直坚守一个基本法则,就是只把自己或亲人愿意接受的方法用于病人,以此为行医的金标准,虽然不能杜绝医疗纠纷,但自己的良心是安逸的,在与病人的交流中,也能够做到始终站在一个立场上,避免对立。
我在美国匹兹堡大学学习的时候,麻醉学系的图书室有一个小女孩的照片,照片下方有一行字:“The Patient is the best teacher(病人是最好的老师)”,这是该系一位德高望重的系主任女儿的照片,他女儿因癌症夭折,为了纪念女儿他把写有这句名言的照片永久保留在图书室里。这件事让我回忆起九十年代我在北医中法疼痛中心亲身经历的一个故事:一位右手患有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的年逾古稀的老人,历经磨难后他的疼痛就是挥之不去,他对我表示,他愿意接受任何方法用于我的研究,即使失败也绝无怨言。当时已经有研究证实,辣椒辣素可以让神经不再疼痛,同时又不影响患者正常的感觉和运动,我们设法从美国带回辣椒辣素,并直接注入他的尺神经,第一次注射时没有使用麻醉剂,即使剧烈疼痛诱发了他固有的运动性哮喘,但事后他也毫无怨言,并继续配合我们完善治疗方案。这是世界上第一次把辣椒素直接注入人体的神经,而这位老人曾经是一位新四军军长陈毅的警卫班长。而近年来我们在股骨头坏死、慢性盆腔痛和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等疑难病症的创新治疗过程,几乎都经历过类似的故事。
正是因为病人给我们机会,我们才有可能取得学术上的突破。“病人是最好的老师”是西方医生的名言,意思是没有病人就不能成就医生;而中国中医自古就有“病人是衣食父母”之说。疾病是我们医患共同的敌人,医生没有理由不善待病人。只要一心为了病人,一切问题即迎刃而解。
 
《健康之友》:在您认为,一个好医生应该具有怎样的品质?
       安建雄:我认为医生应具备三好,身体好,脑子好,品德好。在品德方面,最重要的是站在病人的角度分析问题,做出选择。西方医生在选择治疗手段时有一个重要的规矩叫做“first do not harm”(首先不伤害原则)。我经常告诫我的同事,我们可以治不好患者的病,但底线是不能进一步伤害患者。


 
《健康之友》:在我以往的工作中,采访的一些医生都谈到了压力大,收入低,在这方面您是如何看待的?
       安建雄:压力本质上是一种心理感觉或承受度,医生是一个终生学习的职业,对于很多热爱专业,积极进取的医生来说,他们会积极主动迎接挑战,谈不上什么压力,如果把工作只作为养家糊口的手段,职业疲劳就不可避免。
我国医生待遇要从古代中医说起,虽然说有扁鹊、华佗、张仲景、孙思邈和李时珍等一代代名医辈出,但在有学而优则仕的传统社会里,很难说他们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有多么优越,扁鹊和华佗明确记载死于非命,我们从很多文学作品中也看到,即使是宫廷里的御医,也有帝王死后陪葬的悲惨下场。
       西医或现代医学的医生由于需要长时间的学习和住院医生训练,加上人们对生命价值的认识加深,医生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远远高于社会平均水平,这一体系吸引了拥有最优秀智力,体力和品德的年轻人。但我国医生现有待遇体系源于五十年代的东欧国家,主要特征是医生与普通工程师和教师享受“平等”待遇,在降低待遇的同时,不仅削弱了对优秀人才的吸引、也降低了以住院医生培训为基础的医学教育体系,导致我国医生质量的参差不齐或缺乏同质化。一方面一些著名医学中心医疗水平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另一方面很多医院又不为患者信任。这也是造成所谓“看病难”的原因,本质不是看病难,而是看信任的合格医生难。
       这几年我国进入新时代,国家已经将医生待遇问题提到日程上来,社会对医学的精英教育本质认识逐步到位,特别是习主席明确批示提高医生待遇,我国医学教育和医生成长正在通过精英教育,严格住院医生训练等途径向同质化和国际化方向迈进。
       ……
       简短的采访了,在交流中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了安院长一心为患者的专业精神,“病人是最好的老师”,安院长用行动做了最好的诠释。
       现在,安院长依然出诊为患者治疗,给予患者一份实实在在的关爱。在他看来,任何荣誉都不重要,做为一名医务人员,真正为病人治好病才是他真正的不懈追求。
关于健康之友杂志 | 联系我们

健康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健康之友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Power by DedeCms
联系电话:010-8315 1181 电子邮件:JKZY20170719@163.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体育馆路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