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之友杂志社官方网站
健康之友
当前位置:主页 > 封面人物 >
预防与保健是重中之重—— 访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 丁辉教授
2019-08-06 | 作者:健康之友
        当丁教授在妇幼医学事业中干的风声水起,成绩满满之时,家庭出现了巨大的负性事件,父母相继离世……这如同当头一棒,让丁辉痛苦不堪。由此,她开始深入思考医学到底是什么?难道只是解决患者的生理疾病吗?
        “这些被称作包块、细胞变异、癌症的生理病痛,所有外在的表达,皆由心而发,心身不可分割。”这是在痛苦中深刻思考后获得的曙光,为丁辉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医学眼界。从1994年开始,丁辉对现代健康观有了新的认识,他认为21世纪的健康观、医生的责任与使命应该是预防。医生应该从预防的角度,来促进心身健康,而不是纯粹地理论研究和临床手术。
        “这是我所理解的医学,这是我对医学所抱的情怀。”怀着对内心真正医学的向往,在预防与保健最薄弱的时候,丁辉走出医院,走向社会,走入民众,开始了20多年坚持不懈的疾病预防与教育工作。她说,这个情怀就意味着要重视临床与保健相结合,重视生理与心理相结合。
        从事妇幼保健与妇产科工作近40年中,丁辉始终致力于将临床与保健相结合;将妇科临床与心理相结合;将推动妇产科规范诊疗,提高产妇生存率为己任;将公众科普患教做为职责和使命。


 
倡导临床与保健相结合
 
        “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这是美国医生特鲁多的墓志铭,这段铭言越过时空,久久地流传在人间,至今仍熠熠闪光,同时也深深的刻在了丁辉的心里。
        “我总要去复述特鲁多的这段话,目前的医学耗费了巨大的力量来研究‘治愈’的问题,在‘帮助’与‘安慰’上所进行的工作少之又少。这其实偏离了医学的本质。”
        美国的一位著名的脑科学家杰夫•利希特曼教授指出,如果将脑科学比作一条1600米的道路,人类对其研究仅完成了7.6厘米,也就是完成了0.475%。
        丁辉认为,人体是一个复杂的系统,目前人类对其生理、病理研究的成果,仅是沧海一粟,“治愈”很重要,研究的步伐不能停歇,但同时应该加强“安慰”与“帮助”在医学中的地位,即从心理、生理、社会、环境多方面入手解决问题,这是对医生更高层次的考验,也是预防保健的核心。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她走上了临床与保健相结合的医学之路,虽然身在医院,但经常和前辈下基层、走农村为老百姓开展技术服务工作。
        在80~90年代,她参加了建立北京顺义杨镇公社围产医学和通州的普查普治基层试点。将孕产妇保健管理方法和高危人群围产保健管理下沉至基层,在基层医院开展妇产科临床工作。在她和团队多年的努力下,推动健全了孕产妇高危管理和以宫颈癌筛查为核心的三级系统管理网络和模式,这为后来的预防医学和临床妇产科学的结合奠定了基础,做出了重要贡献。北京的围产医学试点受到世界卫生组织称道,推广到中国各省和全球21个国家和地区。
        在预防医学开展的萌芽阶段,也即人力、物力、财力十分缺少的情况下,丁辉始终坚持在北京市妇幼人群的孕产妇系统管理上,在产科质量、妇儿死亡评审和健康教育等方面进行探索。
        在WHO和妇产科前辈的指导下,丁辉一直致力于北京市基层农村18个区县的两病的临床筛查工作(先是子宫脱垂、尿瘘的筛查,之后是以宫颈癌为中心的妇科疾病筛查)、人群的孕产妇系统管理、产科质量、妇儿死亡评审和健康教育。其中两病筛查工作的经验,为当前的两癌筛查提供了成功的范本。


 
十年磨一剑,调研收集近1亿和产科孕妇死亡数据
 
       在1984~1994年,作为中国孕产妇死亡监测协作组的牵头负责人之一,在原卫生部妇幼司和黄醒华,张玲美等妇产科、妇幼保健前辈的指导下,开展全国孕产妇死亡数据监测和原因分析。这是当时在中国妇幼医学界建立的第一个大数据库,对今天的妇幼事业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丁辉曾只身一人,三次进藏,翻越海拔5800多米的唐古拉山,多次到青海、贵州、甘肃与云南的边远、贫困地区调研、培训,为基层在科学接生、孕产妇管理、产科质量的提升做出了不懈的努力。虽然多次往返于中国的大西北,但她从没有去过西藏的小江南林芝,没有去过贵州的黄果树瀑布,更没有去过青海湖,她将自己的全部时间与精力都放在了当时的妇幼保健事业上,虽然有与美景失之交臂的遗憾,但丁辉无怨无悔。
       十年间,在人力、财力匮乏、科研经费极少的情况下,建立了中国第一个由妇产妇幼医学专家参加、由当地卫生行政部门支持的协作组,开展了中国31省、自治区、直辖市妇产科和妇幼机构的孕产妇监测工作,共计287个监测点(后合并为227个),收集整理分析了近1亿人口的数据,获得了覆盖全国的极为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即中国孕产妇死亡数据和死亡原因。
       十年磨一剑,丁辉及团队获得了1994年的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2003~2005年推荐为北京朝阳区第13届人大代表,2010年选为北京三八红旗手。
       丁辉在担任北京妇女保健所所长和北京妇幼保健院主管院长期间,主持和负责北京18个区县妇幼保健机构和辖区内医院落实国家的妇女、儿童发展规划,组织建立产科质量规范、危重者抢救流程,推行母乳喂养、提升孕产妇系统管理率。他带领团队摸索了一整套规范和制度,使衡量政府水平的关键指标(孕产妇死亡率)降低了30多个10万分点,达到了发展中国家的前位水平。
 
妇女保健与心理医学相结合
 
       作为国家教委派出瑞典的访问学者,丁辉得到了去瑞典UMEA大学深造的机会。这次出国让她开阔了眼界,再一次完善了她的行医理念。瑞典的留学时光,她的所见所闻,更加坚定了他走预防与保健相结合之路的从医理念。
       在瑞典期间,她在女职工的职业心理学方面进行国际间合作,先后被瑞典UMEA大学、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聘请为PI,牵头中瑞、中德女性职业压力应激和身心健康项目,并和国际专家共同合作发表了多篇SCI和中文论文。这些数据为全国妇联、全国总工会对女职工制定劳动保护政策提供了参考证据,把保护妇女健康权益从数据分析转化成政策,进而转化成行动。
       同时,瑞典的社会环境、人文关怀、社会保障、医疗保障,医生的人文素养以及对人的帮助与安慰,进一步启发了丁辉,让她对践行从医理念有了更加具体的实操思路。新的思路指引着她,开始研究生命的质量问题、研究妇科功能医学。她强调,不要等疾病发生了才去干预,更要致力于研究生病之前的人体的功能变化。


 
       回国之后,丁辉将关注女性的生命质量,研究出生缺陷和环境与优生,产后抑郁防治,女性身心保健作为工作重点。
       她在妇产医院创立了中国第一个女性亚健康临床中心,从预防医学的视角提升健康筛检意识,实践了早发现、早干预、早治疗的健康理念;她牵头卫计委和科委18项课题,从出生缺陷防治、两癌筛查与干预、产后抑郁障碍防治,到女性过劳和职业压力研究,在国内外共发表了168篇学术文章;她主持在全国妇幼保健院进行的数据调研,作为项目牵头负责人,撰写产后抑郁专家共识、产后抑郁障碍防治的理论与实践、妇幼心理学等相关高校教材与学术文章。相关学术专著及健康教育书籍共33本。作为首次在中国召开的第24届国际心身医学大会的副主席,她成功组织了国际妇幼论坛,获得了良好的国际影响。
 
拥有805万阅读量的丁医生
 
       丁辉从1994年开始公众健康教育,建立北京妇幼保健院的健康教育学科,并促进妇幼保健院和全是由产科的综合医院建立孕妇学校,开创了临床保健结合,健康教育进社区、走进百姓家的先河。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观点,在1998年创新发起建立“准爸爸课堂”,实践国际新理念,推动男性参与生殖健康。她所开展的“准爸爸课堂”,目前已被全国31省市妇幼保健院广泛复制,成为全国各个妇幼保健院健康教育内容的标配。
      1994年,北京市政府聘请丁辉担任“健康北京”的教育专家,被邀在市政府、妇联、工会、中央党校、中央电视台等2000多个单位和基层社区、300多个妇幼保健院讲过课,受众人数达上百万。
      丁辉创建了第一个“准爸爸课堂”,创建了第一个妇女健康热线,他的SOHU自媒体阅读量高达805万。丁辉深情地说:有这么多百姓关注“丁医生”,是对医生最大的肯定和激励。医者仁心,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将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继续走预防与保健的从医之路。
关于健康之友杂志 | 联系我们

健康之友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zgsj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健康之友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Power by DedeCms
联系电话:010-8315 1181 电子邮件:JKZY20170719@163.com
办公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体育馆路8号